您的位置: 康小金说情感 > 苹果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2019-09-11来源:康小金说情感

2019年四五月,是告别季节。

《复联4》迎来终局之战。

《权游8》即将步入尾声。

我们已经告别了史塔克,我们会不会告别更多的史塔克。

Sir曾经求天求大地。

别。

千万别是Ta。

这次,诸神听见——

艾莉娅·史塔克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PS.以下有二丫在《权游》第八季第三集的部分内容,请谨慎阅读。

二丫是谁?

狼家最小的姑娘。

临冬城“地位”最高的一个。

爸爸宠溺她,哥哥爱护她,就连那条冷血残暴的“猎狗”,也与她不知不觉滋生出无法厘清的亲密关系。

如果整部《权游》隐喻的是不干净的灰色人生,那二丫,绝对是其中不可污染的白色。

我们亲切地叫她二丫,既是因为她像没长大的孩子。

更是希望,她能永远像没长大的孩子。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 上:我们心中的二丫;下:剧中的二丫

这也是《权游》第八季第二集,二丫破处许多人不接受的原因。

呵呵。

Sir对此持保留态度。

且不说生理上的少女与一个人的品格无任何相关,更重要的是,对“二丫”来说,“少女”二字,既是爱护,也是低估。

从什么时候,二丫长大了。

读懂二丫,你或许才算读懂《权游》的精神密码。

少女

传说中,七神鼓励安达尔人扩张领土,于是,安达尔人占领维斯特洛后,在这片大陆尊奉“七神信仰”。

这七神,分别是:

少女、圣母、战士、铁匠、老妪、天父、陌客。

七神信仰认为,七神是“七位一体”的。

它们都是神的其中一面。

二丫身上最显著的属性,也是她最初的一面,无疑是我们一开始说的,诸神第一个——

少女。

少女,因天真而剔透,因剔透而珍稀。

所以,但凡少女,都有一个脆弱的梦想。

二丫的梦想,就是不想当一个少女。

她从小性格率真,敢爱敢恨。

喜欢家里不受待见的哥哥雪诺,爱捉弄淑女姐姐珊莎。

再具体一点。

她有个侠客梦。

那时的二丫,全凭一股与生俱来的勇敢行事。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没办法,谁让她是最小的女儿。

尽管与自己的期待相悖,但爸爸奈德·史塔克,还是尊重她的想法。

那一年,在君临,奈德给二丫请了一位老师。

来自布拉佛斯的剑士,西利欧。

他的独门绝技,是剑术——

水之舞。

与传统的骑士剑术不同,水之舞是剑客之术,暗杀之术。

其精髓:

静如影,轻如羽,迅如蛇,止如水,柔如丝,疾如兔,滑如鳗,壮如熊,猛如狼,不动如石。

换句说。

不以力量致胜,但求迅速敏捷。

这,很适合体型娇小的二丫。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但马丁的残酷正在于此。

他把这种二丫的幸福描绘得越如梦如幻。

当这种幸福被摔碎时,我们越惨痛。

Sir之前说过。

二丫是唯一见证史塔克家族所有悲剧的人。

她见证父亲被斩首示众。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她见证母亲被当众割喉。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她更见证了,作为狼族荣耀的哥哥,罗柏,死后尸体被安上狼头,游街示众。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北境狼王沦为孪河城草民的玩物。

这是比死亡更重一万倍的侮辱。

从临冬城鸿门宴,到赫伦堡血戏班,再到孪河城之耻。

逃过虎口,又掉魔窟。

二丫无以为家。

艾莉娅仿佛往奔流城走了好多好多年,却从来没有到过。

流浪途中,她结识了许多朋友。

大牛詹德利,无面人贾坤。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但严格意义上,他们都没真正走进二丫的生命。

因为她的人生全由恐惧和被恐惧点燃的仇恨支配。

她,没有退路。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陌客

陌客,负责指引亡者去往死后的世界。

也是七神的另一个面孔。

二丫是天生的刺杀好手。

既是技能,也是心理素质。

还记得吗?

二丫第一次杀人。

严格意义上,这是一次误杀。

但你注意她的表情——

甚至没有同龄人第一次杀人时的惊慌。

一两秒的诧异后,是镇静。

原来这就是杀人?

原来,杀人是这样。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之后,她横跨狭海,来到布拉佛斯的黑白之院。

以为这里是救赎之地,哪知——

真正的恐怖刚刚开始。

布拉佛斯供奉着世上所有的死神(统称“千面之神”),这是全世界最“平等”的地方。

在死神面前,生命无贵贱之分。

在这。

你想习得杀技,你必须放弃自己。

你有想杀之人,你必须杀死自己。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所以,每一个合格的无面者。

都是顶着一张面皮的躯壳而已。

面容和名字一样,都是代号。

代号,随时可以换,可以变。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原著中,艾莉娅接受无面者调教,成为一个失去灵魂的绝佳杀手。

那是千面之神为她的技艺收取的报酬。

每当她完成一次死亡的恩赐,她的善良,便被削弱一些。

这也是为什么拥有预知未来能力的女巫见到她,说:

我看见你了。小狼孩,血孩子。你怎能来到我的山岗上?太残忍,太残忍了!我已在盛夏厅尝尽悲伤,不想再感受你的。滚开吧,黑心脏,滚开!

好在,剧中保留了二丫的自我。

一个情节。

二丫被派去暗杀一个剧团女演员。

可她发现,女演员是个好人。

关键时刻,她自己中止了这场暗杀。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有趣的是,在这次任务中,她化名:

茉慈。

Mercy,仁慈、恩惠。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她还是没有忘记过去。

一个细节。

第一次执行任务,二丫杀的,是曾杀死自己老师的骑士,马林·特兰。

她手起刀落,毫不手软。

但你看她的杀人手法——与母亲当年被杀如出一辙。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更早之前的一个细节是这样的——

埋下缝衣针。

缝衣针是什么?

是遥远的临冬城,是破碎的家,是她抹不掉的,狼家人的血性。

八爪蜘蛛瓦里斯说:

权力只有在人们相信它存在的时候才存在。这是一种骗术,是墙上的一道影子。而一个很小的人可以投射出一道很巨大的影子。

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相信:

每个人都是你的敌人,每个人都是你的朋友。

同样出身北境的“小剥皮”拉姆斯·波顿更被教育:

母亲教导我不要朝跛子丢石头……但父亲告诉我:瞄准他们的脑袋!

而只有狼家史塔克会信仰忠诚,信仰仁慈,信仰始终有一种东西,高于权力的游戏。

二丫,终究不是彻底的无面者。

这,很好。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奔狼

离家的游子,没人不眷恋故土。

艾莉娅取回缝衣针,回到临冬城。

也正是在这里,她彻底坦露出骨子里的狼性

事到如今,终于可以说,二丫,就是狼家最最传统的继承人。

奔狼,就是她最重要的身份。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史塔克家族信奉“狼灵”之说,由来已久。

灰风惨死,毛毛狗遭砍头,淑女死于鹿家之手,夏天卒于异鬼。

只有二丫的娜梅莉亚,在劳勃一家当年拜访临冬城时,被放归自然。

如今已经成为北境头狼。

娜梅莉亚,是最后一只冰原狼。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其他冰原狼相应的主人呢?

罗柏死于血色婚礼;

瑞肯在私生子之战被一箭穿心;

珊莎逐渐学会权谋,变得腹黑,她的狼性早就随淑女一同死去;

布兰自从拥有了绿色视野后,格局更大,身上背负着绿先知的使命;

当然不能忘记雪诺。

但,雪诺是纯种狼么。

艾莉娅是史塔克家族仅存的“狼性”了。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原著中的二丫,没有剧中可爱,但标志性的马脸,被认为是最像父亲奈德的孩子。

如果你对Sir的判断还有迟疑。

那好,请你看看第八季,第三集。

PS.微量剧透开始,介意的到此为止。

你会发现——

这场铺垫了前两集,不,铺垫了前七季的临冬城之战,根本可以冠名《刺客-二丫列传》。

注意二丫的出场,场场都是对过去的回扣。

在这场战斗中,二丫体验了久违的恐惧。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但也是在这场战斗中,二丫,真正成为了一个剑客。

不是战士,不是无面者,就是一个剑客。

洞察真相

才是剑术的真谛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红女巫说过:

在这黑暗中,有几双眼睛盯着我,棕色的眼睛,蓝色的眼睛,绿色的眼睛,这些眼睛,将被你永远闭上。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老师西利欧说过: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所以,死神降临时,二丫说: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再再回溯两家,对二丫影响最大的男性的经典台词。

奈德·史塔克:

孤狼死,群狼生。

琼恩·雪诺:

我父亲对我说过,恐惧没有什么可耻的,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面对恐惧。

这,不就是二丫今天相信,并付之于行动的信仰。

对影视作品,Sir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判断。

下流的作品掩盖真相。

中流的作品堪破真相,用真相惩罚观众。

但。

上流的作品,或许是普遍意义上的大众珍品,它一定是堪破真相,让你对真相充满敬畏后,给你一个希望的结局。

从这点上,二丫,其实是马丁,乃至整部《权游》作品真正的善意。

这是一个真正从生活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英雄。

这是一个真正的人。

她有妥协,甚至疲惫。

她害怕过,甚至窝囊。

但她,最终成为自己。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你若问Sir。

二丫是什么时候成为艾莉娅·史塔克。

——一头被诅咒但又战胜诅咒的北境孤狼。

Sir以为还是她导演的“血色婚礼”。

我或许不够可亲可爱,我承认,但我都为你们骄傲。你们都是我的家人,在红色婚礼上,是你们帮我们屠杀了史塔克。你们都是勇士,残酷地杀死了一个孕妇,割了一个五个孩子的母亲的喉咙,屠杀了你们请进家门的宾客。

但你们没把史塔克家的人杀尽,这是个错误。

你们应当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留下一头狼活命,羊群永远不得安宁。

此间若有人问起这事,就说,北境永不遗忘。


看懂二丫,你才算看懂「权游」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由康小金说情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