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康小金说情感 > 疾病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2019-08-11来源:康小金说情感

宣统年间,中原古镇赊店镇,有条河叫珍珠河。

珍珠河畔,有户三进三出的四合院,这家的主人叫王凤鸣,是个辞官回乡的武举人。王武举五十多岁才得一姑娘,因住在珍珠河畔,遂起名珍珠。不料夫人刚生珍珠不久,就病故了。王举人老年得女,自是视为掌上明珠。小姑娘人长的聪明伶俐,可这闺女从小只喜欢舞刀弄枪,平时没事老爱跟在王举人身边,看他练武,耍刀。等到珍珠长到十多岁时,不但容貌出众,而且弓马娴熟,飞镖出手,镖无虚发。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这一年秋天,还没到中秋,王举人突然一病不起,不几日,竟撇下女儿撒手人寰了。

珍珠年幼,家里一应事务交给管家,谁知管家王二竟把家里这宅子,还有几百亩地给偷偷卖了,等到买家手拿房契、地契来要东西,犹如晴天霹雳般,珍珠一下子就懵了。赶紧跑到爹爹的房间,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王管家给来了个卷包汇!

王珍珠当天就被赶出了王家大院。只带出一包自己的衣服,和她娘留给她的一些首饰。

珍珠只好往外地走,想去投靠她父亲生前的一个好朋友。这一路风餐露宿,走到半道包袱里的首饰就当完了。没钱吃饭,只能拿个棍子要饭!这一日来到内乡境内,走到一户财主家大门口,想要点饭吃。看门的见是个年轻姑娘,蓬头垢面的挺可怜,就进去厨房想拿点吃的给她,正好院里碰上老财主,老财主听完心里一动,赶紧让门房把珍珠叫到院子里。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原来,这老财主不安好心,他家有个病秧子儿子,常年生病下不了床,前两天他听信一个游方郎中的话,说是给他痨病儿子找个新媳妇,冲冲喜,兴许他儿子病能好,他家这个病秧子远近都知道,谁敢把姑娘往他家火坑里送?正为找不到媳妇发愁,没想到今天珍珠就来要饭了。

老财主让人给珍珠拿吃的东西,转回头去了后院。等珍珠吃饱了,突然身子一软倒了。等珍珠第二天醒来,已被绳子五花大绑。到了第三天这家大摆筵席,珍珠被强迫换上红嫁衣,打扮一新,嘴里塞上手绢,被绑在洞房里。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晚上喝喜酒的人正在划拳喝酒,突然,只听见一声口哨,杆子(土匪)来了。他们把人控制住,那痨病鬼躲在被窝里,蒙着头瑟瑟发抖!其中有个拿短枪的人,进来洞房一看,就看到了绑住手脚的珍珠。那人把珍珠身上的绳子解开,并丢给她十几个银元说:“姑娘赶紧回家去吧,官兵马上就要来了!”珍珠起身道谢,走出院子见那些土匪正往外搬粮食。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珍珠离开地主家往外走,外面一片漆黑,珍珠实在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她在黑暗里想了半天:自己孤身一个女子,能去哪儿呢!想到这里,她转身又回来了。那股人还没搬完东西,她找到给她钱的那个年轻壮汉,“噗通”一声跪在他面前说:“好汉,我家被别人占了,父母都已不在,刚才还差点作了那痨病鬼的媳妇,求好汉收留,我要入伙!你就答应我吧?”那年轻人吃了一惊,赶紧扶起珍珠,对她说:“姑娘赶紧起来,不是我不肯,实在是山上女眷少,更别提女的入伙,实在是有些不方便,”珍珠再三央求说:“别看我是女的,可骑马射箭,不比男人差,”说完,进屋找到她的镖囊,拽出一个柳叶镖,抬手一扬,“咄”的一声,那柳叶镖扎进大门的门板上。珍珠露了一手,那些小喽啰都看呆了。为首的那个年轻人见珍珠言语恳切,身手又好,最后答应了。

在回去的路上,珍珠才问清楚,原来,这股杆子是五朵山母猪峡的,刚才那年轻人正是这伙杆子的杆头叫段天纵。为人仗义,武功又好,早年间,也是因为当地恶霸欺负他父母,一怒之下杀了人,才到母猪峡拉起了杆子。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到了五朵山母猪峡,天已放亮,珍珠骑在马上,看到此地悬崖峭壁中间,有一条极窄的小路,通往山上,峡谷两边怪石林立,只有一线阳光射下,这地形真是易守难攻。刚过峡谷,前面两棵大树上忽然一声口哨响,跳下两个背长枪的人来,大声欢呼:“大当家的回来了,都快出来呀!”不多时,山寨里跑出很都人来,他们瞪大了眼睛看着珍珠。山寨女的着实太少,更别说漂亮女人。

到了山寨大厅,杆首段天纵向大家介绍了珍珠,并说明了情况,大家又高兴,又稀奇,从没听过姑娘上山当杆子的!珍珠打量这里,只见中堂上,用木板刻着的几行大字异常醒目:三不抢,一不抢贫弱孤幼,二不抢姑娘媳妇,三不抢读书上进书生。旁边还有块牌子上写:三必杀,贪官污吏必杀,为恶财主地主必杀,无良奸商必杀。珍珠看完暗自点头。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自从珍珠来了五朵山,由于她泼辣胆大,有勇有谋,马上功夫又好,自从学会了打枪,枪法奇准。深得山上众人的信任和赏识,大当家,也很喜欢这个心直口快嫉恶如仇的姑娘。很快就被推举为山寨三当家的,珍珠自上了山寨,和兄弟们一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毫无女儿之态,大家都叫她铁姑娘,最后珍珠索性让兄弟们叫她“铁珍珠”,这霸气的名字一下子就在附近传开了,附近的老百姓,都知道了一个叫铁珍珠的女杆子,骑一匹黄马,来去如风,专杀为恶乡里的财主大户。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珍珠上山的第二年,她见大当家段天纵为人不错,带领手下,纪律严明,从不祸害乡邻,于是就和他结为了夫妻。从此,夫妇二人,劫富济贫,威震豫西,不到一年功夫,山寨便聚集了一千多人枪。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这一年,铁珍珠为大当家的生了个胖小子。山寨人越聚越多,粮食有些紧张。段天纵让珍珠留下看守山寨,自己带了二百来人出去,准备绑上几个“肉票”。他们通过山下线人“卦先儿刘”,打听到叶县的大财主顾金斗,有粮有枪,经常勾结民团团长萧蛤蟆,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谁知刚到顾金斗的大院,就遭了埋伏。顾金斗请了宝丰民团团长萧蛤蟆,战斗到后半夜,段天纵身受重伤,被手下拼死抢出。还没到母猪峡,人就死了。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珍珠看到被抬回来血窟窿似的丈夫,一下就晕了过去。山寨顿时乱了套,大家都嚷嚷着为大当家的报仇,好半天,珍珠才醒来,她飞身上马,提上短枪,就喝令手下跟着她去报仇。军师张老九拼命拉着马缰绳,不让走。大声劝说:“那顾金斗和萧蛤蟆打了胜仗,如今士气正旺,他们武器精良,人数众多正等着我们自投罗网,这时候去报仇,只能白白牺牲弟兄们的性命,还望姑娘三思啊!”“三思个屁,我铁珍珠不报此仇,妄为世人,赶紧给我让开!”王老九仍跪在马前苦苦相劝。珍珠把枪指着张老九,他也不撒手,珍珠无奈下马,把众人召集到山寨大厅。最后珍珠同意大仇等待时机再报。

过了几个月,顾金斗为给他爹过六十大寿,请了戏班子来他家唱大戏。院子张灯结彩,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顾金斗特意请了萧蛤蟆坐在首席,宾客到齐,戏就开锣了,萧蛤蟆边听戏边问顾金斗:“后来,那女土匪咋没过来报仇呢?”顾金斗磕着瓜子得意的大笑:“哈哈哈哈,那女贼估计早被吓破了胆,我在家等了几个月,都没见动静,”萧蛤蟆说:“顾兄,还是小心为上,我听说那个叫铁珍珠的,不是个善茬子,接替了大当家的位置后,四处买枪,不得不防!”顾金斗捋着他的山羊胡子说:“没事,我新购置了快枪和几大车子弹,再加上你的民团,谅她也不敢来!我听说,那小娘们长的颇有姿色,如果她敢来,我一定活捉她,做我的六姨太,倒是不错。”说完“嘎嘎”淫笑。豫剧“四郎探母”正演的热闹,忽然“啪,啪,啪”几声枪响,子弹正中顾金斗的胸口。筵席大乱,早已埋伏在墙外的人马,听到枪响,杀入院中,顾金斗的护院队,和萧蛤蟆的手下,毫无准备,被打的措手不及,没多大功夫全都被收拾了。原来,铁珍珠带领几个精干手下,混入戏班,枪响为号,理应外和,给他们上演了一出“大戏。”老财主顾金斗和他老爹当场被打死,最后,萧蛤蟆躲在人群里,拿几个过来贺寿的老百姓为质,负隅顽抗。珍珠瞅准机会,甩出柳叶镖,正中他拿枪手腕,没等枪落地,几个手下飞身上去,活捉了萧蛤蟆。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众人正在顾家装粮食,珍珠手下暗哨飞马来报,增援的萧蛤蟆手下民团,离这里不到十里地了!珍珠下令扔掉粮食,只带大洋等值钱物品,立即撤离。

回到五朵山,众人把萧蛤蟆带到段天纵的墓前。兄弟们大声嚷嚷,要活刮了这个杀了大当家的凶手,珍珠看着怀中幼小的儿子,这么小就没了爹,怒从心起,一脚踢飞了萧蛤蟆。随即让兄弟们挖坑活埋了他。

自这以后,远近的大财主,听到铁珍珠的名字都浑身发颤,他们出钱,请豫军靳云鹗部出兵剿匪。靳云鹗带着几百人,在五朵山上不熟悉地形,转来转去,还没看到土匪的影子,便迷了路,最后悻悻而返。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铁珍珠率领手下,连续抢了远处泌阳,唐河,新野等几个县的大地主,获长枪几百枝,子弹上万发。母猪峡发展到三千多人枪。

一日,有线人来报,湖北英山一带发现了管家王二。摇身一变,成了当地的财主,买田置地,娶妻生子,日子过得好不快活。珍珠连夜带人去英山,第三日晌午,正赶上王财主给儿子办周岁宴。珍珠只带了三十好手,人困马乏,只得原地休息,等着后半夜偷袭。王财主志得意满,家丁们也喝得酩酊大醉,只余四个人值夜。

珍珠一行人顺利地摸到了财主房里,睡梦中的财主夫妇被人拎小鸡似的扔到珍珠面前,战战兢兢直哆嗦,“王管家,不义之财用着可还舒心?”王财主如遭雷击,随即磕头如捣蒜,“小姐,你是小姐,我是一时糊涂啊,小姐饶命,饶命呀!”“饶命?我日日夜夜都等着这一天,你背弃旧主,置我一介孤女于绝境,我如何饶你?念在你跟随我爹多年的份上,我给你个痛快,你死了,我留你儿子一命。”说完扔下一把匕首。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那一夜,据说火光冲天,王财主夫妇葬身火海,刚满周岁的儿子从此不知所踪。

铁珍珠回到五朵山不久,有天晚上,忽然山下暗哨来报,有个自称是白朗的年轻人来访。

真珍珠听到这名字就大吃一惊,白朗她早就有所耳闻,他在宝丰鲁山一带纠集万人,对抗官府,很有威名。不敢怠慢,忙亲自出门迎接。迎到屋里,只见来人,年纪三十上下,白面短须,腰插双枪,眼光逼人。白朗一抱拳朗声说道:“久闻铁当家的大名,虽是女流,但行侠仗义,锄强扶弱,经常给老百姓开仓放粮。小可佩服之至!”珍珠赶忙回应:“咳,快别这么说,我孤儿寡母家的,在这乱世带着众兄弟,混口饱饭而已。”后来才明白,白朗带人转战陕西,路过母猪峡,想收了她们这一杆。珍珠婉言谢绝了白朗的提议,白朗吩咐手下送给山寨两百条快抢,就下山走了。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这便是白朗夜访母猪峡。

又过几年,这一年适逢中原大旱,山寨几千号人马,粮食已经捉襟见肘。珍珠把山下线人“算命刘”叫来,想找几个“盘子(抢劫目标)”来应应急。她们商量了半天,决定绑两个“洋票”来试试。算命刘说,他打听到方城县有两个传教士,一个叫雷登,一个叫福斯保,他两人在当地勾结官府,强占民田,由于饮食不同,他两人顿顿专吃鸡肉和牛脊肉,把附近老百姓的鸡都快吃完了,每隔几天就让人杀头耕牛,把附近百姓祸祸的不轻!

说干就干,珍珠派了二十个人,全部换成短枪,下午出发,晚上到了方城,没费什么事就把两个洋人绑了回来。随后派人给南阳的官府传海叶子(土匪专用字条),要赎金大洋一万,长枪300条。不然就“撕票”。珍珠吩咐手下:“洋人吃惯了大鱼大肉,今天开始就给他们换换口味,每天给他们仍几个生红薯,饿不死就行!”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南阳的镇守使李治云,接到海叶子,急忙通知靳岗教堂。靳岗教堂洋人听说后,向李治云施加压力,督促他尽快解决,他们不想出钱,还想让山寨放人。李治云找师爷商量办法,最后师爷想了个原汤化原食的办法:既然人是从方城劫走的,就让当地出钱出枪,把附近的财主集中起来,平均摊派。这一下方城附近的地主大户可是“出了血。”

此后数年,铁珍珠带领她的手下,发展到五千多人枪。纵横驰骋豫,陕,鄂三省。那些富户财主谈铁色变。她在豫西,活埋了数十个当地财主恶霸。晚上有小孩哭闹,大人便会说:你再哭,铁珍珠来了,小孩马上就闭了嘴。

民国11年,“老洋人”张庆在豫西成立河南自治军,自称总司令,拥军万余。他派人游说铁珍珠加入,被婉拒。

后来,直鲁豫巡阅副使吴佩孚,派手下大将张福来,想收编铁珍珠,被拒后,携重兵围攻母猪峡。铁珍珠率众血战三天,寨门被破,饮弹而死,只剩两个亲信带着儿子拼死从山后暗道逃脱。从此不知所踪。

中原匪事之:豫西铁珍珠

直到现在,豫西地区还流传着铁珍珠活埋老财主的故事。

本文由康小金说情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