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康小金说情感 > 疾病

这才是潘金莲

2019-08-10来源:康小金说情感

潘金莲的本尊是一个男人。

而且是一个在历史上曾经风光一时的男人。

在《水浒传》中不得良死的妇人中有三个最著名:潘金莲,阎婆惜,潘巧云。除阎婆惜是早在《水浒传》成书之前便频频出现在杂剧之中,潘金莲、潘巧云这两个被倾注着浓墨重彩的角色则皆是出于《水浒传》作者——姑且就叫他施耐庵——的原创。这两个被开膛挖心、身首异处的潘姓淫妇在历史上的原型其实就是元末明初的风云人物潘元绍。

潘元绍是元末群雄之一,吴王张士诚的驸马,与其弟潘元明皆为吴王幕府的得力干将。但在历史上这兄弟二人的名声确实在是不好。

先介绍一下这兄弟二人是如何与张士诚结缘的。张士诚,小字九四,是泰州白驹场亭人。为兄弟四人中的老大,早年以操舟运盐为业,并且搞点灰色收入。张士诚为人交友大方、义气,很快就成了当地社会青年的领袖。但在元末那样一个腐朽的时代,一个普通人即使拥有着杰出能力和高尚品质,也并不能保住自己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尊严。张士诚在犯私盐的过程中不仅承担着风险,而且还忍受着耻辱。那些富有的客户每每借机羞辱张士诚并将盐价压的惨不忍睹。尤其是一个叫丘义的弓箭手对这些私盐贩子窘辱犹甚。于是忍无可忍的张士诚带着十八名弟兄杀了丘义,接着又一不做二不休的灭了那些为富不仁恶棍,宣布起义。而潘元绍、潘元明兄弟就在这十八条好汉之中。

在这些人中潘元绍最年轻,长得也最精神,又善于处事,所以就很受大家的器重。在张士诚割据东吴,成为一方诸侯王之后,潘元绍便官拜右丞,并被招为驸马——张士诚将女儿隆安公主嫁给了他。而差不多与此同时,根据传说,《水浒传》的作者也成了一名在张士诚麾下上讨生活的幕僚,过着曳裾侯门的日子。

现在一些历史人受影射史学的影响,喜欢把张士诚想象成元末乱世中的大救星。认为张士诚统治下的东吴轻税薄赋,俨然是滔天洪水中的一片孤岛,但实际上稍微看一些史料就会发现——张士诚的霸业照样是建立在“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一大前提之下的。

比如陶宗仪在的《纪隆平》中这样叙述张士诚攻略苏州前后的所作所为:

明旦,缘城而上,遂据有平江路。二月壬子朔也,劫掠奸杀,惨不忍言。”

“毁承天寺佛像为为王宫,易平江路为隆平郡,立省院六部百司。凡有寺观庵院、豪门巨室,将士争夺,分占而居,了无虚者。”

从“劫掠奸杀,惨不忍言”的记叙中可知张士诚在建立霸业的过程似乎也未能免俗。而尤其注意的是“凡有寺观庵院、豪门巨室,将士争夺,分占而居,了无虚者”一句话——潘元绍就是在这个时候将位于苏州东北隅娄门内东北街的大弘寺据为己有,改做了驸马府。也就是今天的潘儒巷。

大弘寺本为东吴郁林太守陆绩故居,东晋时为戴歇宅,晚唐为陆龟蒙宅,北宋时为山阴县主簿胡稷言“五柳堂”,而在今日又成了著名的拙政园。在潘元绍居住期间大兴土木,比如园中柱础皆高二尺许,上刻蟠螭六面,下列三兽穿于螭首之下,民间俗称九狮墩 。仅一柱础便精丽如此,整个驸马府的奢华也就可想而知。因为这座穷殚土木之工的驸马府又紧邻狮林寺,所以在《水浒传》中就将“狮子楼”作为武松手提潘金莲的首级,斗杀西门庆的地点。

这才是潘金莲

九狮墩——‘’九狮‘’在汉语中谐音“九世”,意味着九世同堂。

如果说英雄豪杰在开创霸业的过程中难免涂炭生灵,不能苛责。那么张士诚在统治稳定下来后的所做所为又如何呢?

据曾经出入张士诚幕府的“文妖”杨维桢指出,张士诚的统治可以概括为:

动民力以摇邦本;用吏术以括田租”。

而这些民膏民脂也基本上都张士诚君臣拿去挥霍一空了。

潘元绍就是其中的典型。富贵之后的潘元绍已经不满足和隆安公主相厮守,而是和潘金莲一样开始沉溺于富有感官刺激的肉欲生活。这位右丞大官人另纳了七位小妾,分别是:程、翟、徐、罗、卞、彭和段氏。传说这七姬皆是良家之女,不仅妍姿俏丽,而且能诗善红。此外还有一位“才色兼美”的苏氏。但这个苏氏命不好,在不久之后就被喝醉的潘元绍杀了,并将首级置于金盘之中,用来恐吓姬妾门客。

这样的日子年复一年,而且似乎真的会持续上万万年。姑苏的富贵泼天犹如潘金莲的西门庆的二人世界,幸福且罪恶。

直到元顺帝至正二十七(1367AD),当时的西吴贤王,也就是后来的明太祖,派大将军徐达兵发东吴。张士诚命潘元绍率水军于湖州仓皇迎战,结果被打的大败而归。

据说逃回的潘元绍知道大势已去,遂劝张士诚“治舟师,为航海计,谓日本、琉球均可袭取”(此事仅见于清人笔记《林下雅音集》),但此时的张士诚已经没有了当年英雄气概,拒绝了这个逃出生天的机会。

眼看破城在即,潘元绍便回家逼着七个小妾自杀,并说:

我受国重寄,义不顾家,恐有不测,诫若等宜自引决,毋为人嗤也。”

言下之意,潘元绍要和这几个弱女子做出一场“男殉国女殉情”的轰轰烈烈来给这个世界看。这就像潘金莲在套路武大郎吃下砒霜时的柔情似水一样,虚伪而疯狂。旋即,结发之妻隆安公主也被迫自尽。在逼死了妻妾之后,毫无顾虑潘元绍和兄弟潘元明就溜出城投降了。

对比之前“受国重寄,义不顾家”的振振有词,我们是不是会想起来潘金莲对武松的那段话:

我是个拳头上站的人,肐膊上走的马,不带头巾男子汉,丁丁当当响的老婆。

后来潘元绍还命门客张羽撰《七姬权厝志》来宣扬其事。并由当时的名士宋克书写,卢熊篆盖,刻碑于七姬墓前,即后人所称“有明小楷第一”的“七姬墓志”。

但这一切都只是潘元绍的惺惺作态,正如像武大郎被毒死后潘金莲干嚎了半夜一样,所体现的人心之险恶与阴暗同样令人毛骨悚然。

这才是潘金莲

“有明小楷第一”的《七姬墓志》,启王孙的评价是“血模糊”。

据《明实录》记载,张士诚败亡后,其官吏部属等作为战俘被押解到金陵:

凡获其官属——平章李行素、徐义,左丞饶介,参政马玉麟、谢节、王原恭、董绶、陈恭,同佥高礼,内史陈基,右丞潘元绍,等所部将校……皆送建康”

此后的潘元绍不知所终,据杨维桢说他后来还是被明太祖诛杀,并且将首级扔到粪坑之中。但是除了杨维桢的一家之言,后人却找不到任何史料可以够证明此事。反倒是在《明史》中详细的记录了潘元绍的兄弟潘元明的结局:封侯拜将,颐养天年而终。如此想来潘元绍的下场恐怕也不会凄惨到哪里去。

而此时的那个施耐庵则早已离开了张士诚幕府,以旁观者的身份冷眼看着自己离开后姑苏城中所发生的一切。在新的时代过着听书,看话本的生活,并将自己可歌可泣的一生以及那个辉煌而罪恶的时代编织成了的回忆,并使之成为了一部伟大的史诗——《水浒传》。

这才是潘金莲

苏州圣明王庙据说供奉着潘元绍和隆安公主的香火。但现在已经彻底凄凉寂寥。

本文由康小金说情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